孙其信代表:推动种植业创新须全行业链经营

孙其信代表:促进种植业创新须全产业链经营

经济观察报 张恒/文
12月20日结束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再次为未来的中国农业发展指明了方向。会议提出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优化产业产品结构。而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重点任务,是提高农业全产业链收益,做强一产、做优二产、做活三产。

代表委员热议:农业供给侧改革如何发力

本报讯全国人大代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校长孙其信近日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强调了农业创新的重要性。在他看来,调整布局方向,提升创新质量,将使科技在种植业的推广应用上发挥更大潜力。

农业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发展,也被研究者称作是“第六产业”。国家发改委农经司司长吴晓在12月8日曾表示,随着农业生产成本持续上升,依靠拼资源、拼投入的粗放农业发展道路已经难以为继,部分农产品阶段性产大于需与结构性短缺并存,这就倒逼我们必须大力推进农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就是促进农业发展与市场需求更加紧密、更加有效结合的最佳途径。

图片 1

“传统种植业依然是一个非常弱势的环节。”孙其信说,由于价格成本方面的比较效益,通过种植业经营获得收益变得很难,必须加快转变农业生产方式,用新的科学技术推动农业发展。

实际上,“第六产业”的说法源自日本,强调以农业生产者为主体,是为解决日本农业收入问题而提出的名词。因为1+2+3等于6,1×2×3也等于6,所以就称之为第六产业。日韩等国为提高农民收入和农业竞争力,均从完善农业产业链和供应链,发挥农业多功能性,发展第六产业等方面寻找适应本国特点的现代农业发展的道路。

■本报记者 秦志伟 胡璇子 边慧

“过去我们总强调怎么种,现在必须进行结构性调整,要建立从生产流通到消费的全产业链经营模式。”孙其信指出,必须要使得生产、流通、消费三个领域的利益主体能够形成利益共同体。只有这样,种植业才能获得相对稳定的收益,这也是种植业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基本原则。

中国在国家层面首次正式提出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源于2015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农业部今年牵头制定的《全国农产品加工业与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规划(2016-2020年)》要求,把协调作为产业融合发展的内在要求,着力推进产业交叉融合,并提出到2020年规模以上农产品加工业主营业务收入达到26万亿元,年均增长6%左右的目标。

当前中国农业面临诸多矛盾和难题,这些“病根”主要出在我国农业结构和农业政策上。

此外,孙其信表示,科技创新离不开人的支持,必须要为人才,要为从事科技创新的人,提供更加好的激励机制,让科技人员愿意创新,敢于创新。

吴晓12月8日说,发改委在专项建设基金中设立了农村产业融合发展专项,目前已累计推荐安排专项建设资金460多亿元,带动了4000多亿元的社会投资。

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深入农业领域,就要调整农业结构以提高农产品供给的有效性,增强农业资源在市场中的配置,推动农业生产提质增效,破解中国农业发展困境。

《中国科学报》 (2015-03-11 第4版 两会)

中国农科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夏英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说,中国的一二三产业融合从路径上来讲是从农业发力,让包括合作社、家庭农场、种植大户等新型经营主体能发挥能动性,从而最大程度地保证农民的利益。目前中国农业发展背景已经改变,农业供给侧改革属于消费者倒推的改革。在此前中国未解决温饱问题的阶段,农产品市场是卖方市场;现在是买方市场。这样的环境下,供给侧改革实际上是受消费者新的需求导向来决定,农业的多功能性价值越来越得到发挥。

科学储粮应对粮食收储压力

相关专题:2015两会专题

农业转型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柏乡粮库主任

《规划》提出,产业融合的主要任务是在做优农村第一产业的基础上,发展农产品深加工业及电子商务、休闲农业等第三服务产业。同时文件也指出了中国农业存在的产业体系不完善、产加销发展不够协调、农产品加工业转型升级滞后、股份合作数量较少、利益联结关系不够紧密等挑战。

图片 2

国家发改委农经司司长吴晓对外表示,在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大逻辑之下,增长放缓、结构调整、动力转换,近几年无论农民工数量、工资水平、工资增速都在不断下降,2011年之后我国农民收入增长的速度持续下降。从国际经验看,日韩等国为提高农民收入和农业竞争力,均从完善农业产业链和供应链,发挥农业多功能性,发展第六产业等方面寻找适应本国特点的现代农业发展的道路。下一阶段中国要切实将推进农村产业融合作为新形势下促进农民增收,完善农业产业链的利益联结机制,大力支持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等经营形式,推进产业融合,促进农民更多的分享产业增值的收益。

近年来,受国内粮食连年丰收、国家托市政策拉动、需求增速放缓等因素影响,粮食高产量、高收购量、高库存量“三高叠加”现象突出,安全储粮形势较为严峻。

夏英告诉经济观察报,一二三产业融合是深挖农业的价值,强调农业的主体地位。过去中国的产业化经营,主要是农业产业链后端的加工业。这种形式下涉农企业进行农产品的加工、流通,从而分享收益,推动农业发展的力量是二三产业。农民从中得到的收益,实际上是打了折扣。现在中国的融合从路径上来说是从农业发力,让合作社、家庭农场、种植大户等新型经营主体发挥更大的作用,从而最大程度地保证农民的利益。“过去的路径是从二三产业往农业推,现在是从第一产业‘接二连三’往后融合发展。”夏英说,在农业生产主体上,过去是龙头企业、涉农公司挑大梁,现在是鼓励新型经营主体作为农业生产者发力。

“从长远看,我国粮食安全的基础并不稳固,粮食安全还面临着很多不稳定不确定的因素。”全国人大代表、河北柏乡粮库主任尚金锁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随着人口增加和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推进,粮食消费需求将保持刚性增长,而我国人多地少水缺的基本国情将使粮食生产继续稳定增长的难度越来越大,影响粮食安全的传统和非传统制约因素将日益凸显。

发展模式

“丰收后的粮食往哪里去?‘连丰’带来的一系列粮食收储任务以及问题该如何应对?”尚金锁认为,科学储粮也是推进粮食供给侧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

“这次强调农民自主地将一二三产业的链条打通,形成加工增值的溢价收益,这种内生性的思路更具有本质意义。”夏英认为,第六产业更倡导农民自己作为经营主体。农业公司流转用地是典型的农业产业化经营,但这时农民只是收取土地的租金;农业企业采用土地入股分红等方式,才能建立稳固的紧密关系,也才符合中国倡导的一二三产业融合思路。

粮食供给侧改革,不光要把产量提上去,质量也要跟上去。”尚金锁说,本次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粮食等农产品供给和质量安全要得到更好保障,而这也是粮库职工心里一直坚持的——不但要让大家吃饱,更要让大家吃好。为此,柏乡粮库将创新融入到了粮库管理的方方面面。

但是能把农民和企业的利益稳固结合并非易事。

“比如防虫治虫,我们用3年时间在一百多个玻璃瓶中养了27种虫子,观察其生存习性、繁殖过程和危害规律,研究出一系列少用药或不用药的绿色防虫杀虫技术。”尚金锁向记者介绍。

《规划》提出的模式是农产品加工销售的电子商务、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等新业态新模式。而夏英认为,产业融合的发展模式及路径具有多样性。依据代表一产的农业生产经营者与代表二三产业的工商资本的行为关系划分,主要可分为两种。模式一即以工商企业为主体力量,从某一农产品产业链中、下游的农产品加工业、流通业向上游融合,发展农产品种植业、养殖业,或进一步对该农产品进行全产业链整合,将农业投入品、农业旅游业纳入其中进行深度拓展,实现要素跨界流动和资源统筹配置。

为了破解高水分玉米不易保管的难题,柏乡粮库职工又花5年时间创造出“金钱孔”式通风垛,试验完成了“高水分玉米自然通风降水技术”,实现了不用烘干,不用晾晒,就可以使高水分玉米降水、保鲜、保质,与传统方式相比可降低费用50%~70%,填补了国内空白。

在这一类产业融合过程中,新技术、新业态、新商业模式极有可能被激发出来,形成融合增值或溢价效应。同时,工商企业面对产业链上游大量存在的农业经营者,借助合同契约或股权分配完成利益关系的重建。在我国,“公司+农户”或“公司+合作社+农户”的农业产业化经营模式具备这一融合特点,这也是目前农村产业融合的主导或主流模式。

为了解决东北大豆不耐高温容易走油的问题,他们借用棉被裹着木箱卖冰糕的原理,研究出“大豆包衣安全储存技术”,三伏天大豆仓内粮温最高不超过22℃,最低温度只有8℃,创造了东北大豆在冀中南储存3年半时间依然保鲜的新纪录。

第二种模式是,以农场或其联合组织合作社为主体力量,从某一农产品产业链上游的种植业、养殖业开始向中、下游延伸融合,发展农产品储藏、加工业、流通业;也可以对该产品进行全产业链整合,向农业投入品、农业旅游业深度拓展,实现要素跨界流动和资源统筹配置。

推进粮食供给侧改革,更重要的是调整粮食种植品种结构,使其更适应市场需求。据尚金锁介绍,柏乡粮库一直坚持利用紧贴粮食市场、熟悉市场供求形势和价格走势的优势,引导农民调整种植结构、增加种粮收入。

在这一类产业融合过程中,新技术、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同样极有可能被激发出来,形成融合增值或溢价效应。典型模式有:合作社+农户、新农人+合作社+农户、合作社+农户+公司等。在此一类模式中,农户和合作社等农业生产经营者是行为和利益的主导方,若有工商企业加入其中也只可以是锦上添花,而不是喧宾夺主。

“前些年,南方夏季阴雨天气多,蔬菜相对短缺,用于生豆芽的毛绿豆需求增加,粮库便指导农民搞棉豆间作,一亩地多收200斤毛绿豆,粮库包收包销,每年帮助全县农民增收数百万元。”尚金锁说。

夏英告诉经济观察报,农民依托合作社或农业公司,做批发市场、超市直销,或者建立自己的销售渠道等,与此前将农产品直接卖给企业或加工公司相比,省去了中间环节,可以和消费者进行议价谈判,能大幅提高农业收入。而第三产业的农业、生态旅游,也提高了农业的生态溢价和文化附加值。发展第六产业的目的是自产自销,替代外来商品,实现农业产销的自我循环。

农业支持政策要适时修订

据了解,截至今年12月份,国家发改委已安排460亿元资金,为新的商业模式注入血液。吴晓说,从2015年10月份以来,发改委在专项建设基金中设立了农村产业融合发展专项,目前已累计推荐安排了专项建设资金460多亿元,支持项目900余个,带动社会投资4000多亿元。这些资金建设了一批产业集聚发展的农村产业融合发展孵化园区,打造了一批产业链条长、商业模式新的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

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绿色中原现代农业集团董事长

图片 3

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农业发展的外部环境条件和内在动因发生了深刻变化,突出表现在:主要农产品供求总量基本平衡,但结构性矛盾日益凸显,农产品供求结构失衡,农业生产面临农产品价格低、生产成本高、土地收益低、土地撂荒严重等问题。

在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绿色中原现代农业集团董事长宋丰强看来,这迫切需要加快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转变生产经营方式,发展集约化、规模化经营。

宋丰强以河南省为例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道,作为农业大省,河南省农业短板更加突出,困难挑战更加艰巨,如农业基础设施依然薄弱,产业结构不合理,产业链条延伸不够,市场竞争力不强,土地规模化、集约化、标准化程度低等。“以上这些都是供给侧结构性矛盾的集中体现。”

相关文章